首页 分类 全本 排行 记录
新番外 那个人,新书5月1日见
最新网址:mip.shengxuxu.com

新番外 那个人,新书5月1日见 (第1/3页)

同原番外篇相比,大部分未变,局部做出修改,又增加了一部分内容。

在红日喷薄中,林地缭绕的薄雾都色彩斑斓起来,空气很清新,混着花草的芬芳。

不远处有一座很大的道场,沐浴在朝霞中,那片占地极广的建筑都染上了淡淡的金色,山水长廊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错落有致。

这是楚风的归隐地,悬在诸世外,虽远离尘世喧嚣,但也未彻底与世隔绝,许多亲朋故友都住在这里。

事实上,他们时不时就去红尘游历,或看大世的繁盛与灿烂,或体味绝灵时代的艰难与困苦,从未远离。

轰!

道场深处,一头皮毛乌黑光亮的的大莽牛,顶天立地,展现本体,宛若一座大岳般高耸入云,爆发出惊人的能量,它正在“晨练”。

若是在诸世中,它这个级数的力量早已震碎苍穹,打穿到域外去了。

不过,这里毫无波澜,连地面都没有晃动,整座庄园纹丝不动。

纵然一条像龙又像蚕的凶兽俯冲而来,再加上雪白的麒麟,道纹交织的异荒虎,还有返祖的斗战猕猴等加入进去,与那黑色莽牛切磋,激烈混战,此地也都没有任何裂痕。

一阵微风吹来,晶莹的湖泊中仙莲绽放,霞光冲霄,道纹交织,让湖面涟漪点点,清香随之荡漾开来。

楚风在湖畔的药田中忙碌,手持玉锄剖开异土,亲自将一株悟道茶的枝杈植入,等待它生根发芽。

“楚大人,您这茶树看着眼熟,是从叶天帝的药园中偷折下来的吗?”一个红衣少女蹦蹦跶跶,非常活泼的走来,大眼灵动而又狡黠,一看就不是让人省心的主。

楚风闻言,脸当即就黑了,纠正道:“叶天帝自己送我的。再有,楚曦,不要乱称呼,让你父亲知道,保准打的你屁股开花!”

红衣少女楚曦青春活跃,一点也不害怕,走过来热情的抱住楚风的一条手臂,道:“不让他知道!再说了,您这么年轻,真要每天喊您老祖宗,总觉得暮气沉沉,显老。”

遇上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后人,楚风倒也不觉得烦,而是很受用,默许她喊楚大人,他确实不怎么喜欢被人称呼为老祖宗。

他一如过去,看起来不过是个清秀的年轻人,岁月无痕。

实力到了他这个层次,时光河流对他来说,不过是美丽的景观,过去,现在,未来,都不过是一念间,无论如何也影响不到他。

到了这种境地,他更愿意过返璞归真的生活,栖居田园,培植花草藤萝,饮一杯清淡的茶。

楚风望向远处的园林,依稀见到几道婀娜的身影,正在采集仙花、道果等,她们准备亲自酿造化酒浆。

纵然是他身边的人,那几位曾与他同甘共苦,闯过最艰难岁月的女子,虽实力远未至这个领域,但也依旧青春永驻,岁月难侵。

楚风共有三个子女,多年过去,后人却是不少了。

眼前这个很机灵的红衣少女楚曦,就是他颇为喜欢的一个后人。

“楚大人,我和您说,我堂哥楚晓被人打了,好惨,脸肿胀的像个猪头一样。”楚曦小声通风报信。

“楚曦,你又打小报告!”一个青年走来,鼻青脸肿,战衣破烂,非常狼狈。

他脸上的伤痕中有符号不时闪烁,这是暂时不能消肿的原因所在,对手很厉害,留下的道纹未灭。

“居然被人打成这个样子,难得啊,跟谁打的?”楚风问道,在这片安谧的小天地中,他封闭了洞彻万物真相与本质的感知,如果一切还未发生,便已通晓所有未来的轨迹,那对追求田园生活的他,就失去了原本平淡归真的乐趣与意义。

这是他的选择,让生活回归本初,接近平凡,

他不愿屹立在知晓一切、掌控所有的领域中,更愿意做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身在人间灯火中。

“叶家兄妹对我出手……”楚晓支支吾吾,很不自然,他一向好战,结果今天被人打成这个样子,觉得非常没面子。

楚风惊讶,道:“你不是和那对兄妹中的妹妹的关系……很好吗?”

楚曦道:“还不是怪他自己是个花心大萝卜,瞒着叶家姐姐去荒天帝家找另外一位姐姐套近乎。”

楚风顿时瞪眼,这还了得。

“没有,我被误会了,实在太冤枉了!”楚晓愤懑,一副莫大冤屈的样子,道:“我是为楚林大哥送信去的,是他想与那位姐姐一起去上苍游历。结果,被叶家的妹妹误会了,喊上她哥,将我堵在了路上。”

“而且,这还不算完,叶家的妹妹说,要喊上她所有的族兄每天都要堵我一次!”楚晓揉着肿胀的脸,面皮抽动。

“那你也去喊人啊,叫上楚林大哥,喊上诺姐他们,也能凑上一队人马。”楚曦唯恐天下不乱,在这里乱支招。

让楚晓悲愤的是,楚大人,这位老祖居然听的津津有味,那张清秀的面孔上满是笑容,颇感兴趣。

这什么人啊?楚晓无语了,楚大人的心态是保持的太年轻了,还是太无良了?

他不禁想到在红尘游历时听到的一些传说,楚大人当年似乎有不少“雅号”,什么楚魔,火化道祖,还有更离谱的,好像叫什么……人贩子?!

尽管楚风平日封闭了洞彻一切的感知,可是有人敢琢磨他,暗中腹诽,那还是会第一时间生出敏锐感应的,知晓所有。

他微笑着,露出灿烂的牙齿,然后亲切的揉了揉了自己这个后人的脸,结果让他肿胀的脸颊又直接胖了三圈!

楚晓顿时“热泪盈眶”,再也不敢胡思乱想。

“你好好去和人家姑娘解释清楚。”最后,楚大人才靠谱的为他支招。

“不行,我要先击败她的几个族兄再去和她解释,不然,我不仅冤死了,而且也太没面子了。”楚晓果然好战,竟想藉此机会与对方切磋。

“那你自己去处理吧。”楚风开始赶人。

楚晓磨叽,不肯离去,道:“楚大人,要不您再开创一部更加强大的经文吧,再拓展出一条全新的进化路,我从头到尾跟着学。”

“经文还不够多吗,以前的那些经书呢,你们练到尽头了吗?”说到这里,楚风数落他们,道:“那么多的经书,都哪去了,全被那只狗叼走了!”

提及这些,楚风就脸色发黑,那只狗对经文的兴趣高的简直让人受不了,有无比严重的收集癖。

??最后,它竟然用成摞的经书筑了个狗窝,也不是要??练,就是每天美滋滋的趴在里面。

“那些经文,我们也在学呢,早已倒背如流。”楚晓小声道。

正说那只狗呢,结果它出现了,看得出刚从狗窝里爬出来,迎着朝霞张了个哈欠,它身后的经书在晨曦中则自动发出道鸣声,熠熠生辉。

噗通!

狗皇直接跳进湖里,撒着欢游了两圈,随后张嘴收走一条又一条硕大而晶莹又肥美的龙鲤就跑了。

“这个祸害,那是我刚从混沌河中找来的新品种龙鲤,直接就又被它惦记上了。”楚风摇了摇头。

不久后,狗皇将龙鲤扔给刚晨练完的大黑牛、欧阳大龙、弥天等人,让他们烧烤龙鲤,它自己则坐等着。

很快,腐尸与黎龘也出现了,手中拎着几头稀有的珍禽,乃是诸天绝佳的食材,凑了过去。

“一群祸害!”楚风又补充了一句。

狗皇在楚风这里,在叶天帝那里,在荒天帝那里,都有自己的巢穴,而且这个经文收集癖晚期患者,都是以各种经书筑的窝。

它其实很愿意呆在叶天帝的道场内,毕竟??它那个时代的人大多都居住在那里,连无始、女帝也在,都有各自栖居的成片仙山与宏大的道宫等。

然而,它对女帝有些犯怵,从来不敢久留。

至于荒天帝的府邸,它去的不算非常多,但也不是很少。

原本,狗皇就不敢在那里犯浑,一直很规矩与本分,所以不怎么担心被收拾。

只是有一次,荒天帝的后人却是将它吓了个够呛。

那是荒很喜欢的一位后人,兴高采烈,无比好奇,什么都请教,什么都问,问??它有没有道侣,有没有后人,最后更是神秘兮兮地问它,该族出产的皇狗奶怎么样?!

“?!”狗皇当时脸就绿了,它没看那个混账小子,而是偷眼看向了荒。

荒天帝没搭理他,但是狗皇似有误解。

当日,狗皇夹着尾巴就跑了,好长时间都没敢再去做客,连那边的狗窝都荒废了很长时间,筑窝的至高经卷都快发霉了。

所以,它呆在楚风这边的时间最长,天天在这边聚会与祸害。

当然,偶尔它也会拉上九道一与古青,跑到红尘中去游历。

楚风的隐居地、叶天帝的道场、荒天帝的仙乡,彼此相距都不远,皆悬浮在世外,三个道场连线是一个三角形,彼此等距。

可以说,他们聚首很容易,连弟子门徒都时不时的凑到一起切磋,共同去各界游历。

叶天帝的道场中,除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最新网址:mip.shengxuxu.com